首页 男生 其他 祖符问道

第三十九章三日之期【求收藏推荐票】

祖符问道 第三布衣 5740 2019-05-14 07:48

  第一日。

  徐七坐在屋中,神念沉入识海。

  紫色的祖符悬浮在识海上空,虽说看上去有些虚幻,可其中的力量比之前的黄色强上太多,这是质的不同。

  良久,徐七一挥手,不少空白符纸出现在桌子上。

  此次,他准备再绘制一番银剑符。

  这对徐七来说早已是驾轻就熟,所以也不需准备什么。

  银剑符随着徐七实力的增加,对他的帮助已经不是太强,可现在祖符进阶,想必再绘制出的银剑符定然不凡。

  至于四象剑符,徐七也没有特殊的妖怪血液,暂时无法绘制。

  而金甲兵符,徐七现在想来,还是没有什么把握,也就没有去浪费材料。

  一挥手,符笔饱蘸符血。

  随后,徐七便踏着玄异的步伐,之后大笔一挥,开始在符纸上勾画起来。

  嗡!

  紫色祖符一阵,阵阵奇异的力量与法力交织着,涌向符笔。

  徐七全神贯注,神念之力控制着一笔一划的走向。

  终于,一张银剑符制成。

  整体上还是比较轻松,这也和徐七堪比真元期的神念关系极大。

  “看看这张符箓的威能!”

  这张银剑符看上法力蓬勃,十分不俗,可究竟有多大威能,要试过了才知道。

  徐七心念一动,此符便化为一柄银色短剑。

  这柄短剑已经有两尺长,而其上传来的气息,赫然已经达到了三品法器的层次。

  “这么强!”徐七眼前一亮。

  随意祭出都有三品法器的威能,若是直接燃烧,岂不是都能达到二品法器的门槛了。

  二品法器都已经能够威胁到真元期了,若是四柄银剑符祭出,那种威能,连真元期都会头痛。

  “试试速度!”

  徐七微微一指,银色短剑一个模糊,化为一道银光,转眼便至。

  这种速度,比起四象剑符中的朱雀剑也只是差上些许。

  区区银剑符都如此强,若是之后再制作出四象剑符,那威力该有多强。

  想想,徐七心中都忍不住激动。

  随后,徐七平复一番,便又开始绘制起来。

  三日后就要和三笔老人前往大苍符门,他要做一些准备。

  很快,一日到了。

  或许是之前进入忘我状态的原因,徐七状态非常好,一天便绘制了十数张银剑符,还有一些其他的低阶符箓。

  第二日。

  徐七乘着一青色飞舟,朝着某个方向飞去。

  这是他从黄轩那里换来的一飞行法器,虽然只有七品法器的层次,但用来代步,也非常不错。

  金狮山。

  放在平时,这里是有真元期大妖坐镇的山头,其中自然妖气冲天,凶威赫赫。

  可现在,这里的妖怪都龟缩在山中,不敢有丝毫异动。

  就在昨日,两名强大的修仙人一闪而过,这四周山头的大小妖怪都被扫个七七八八,一时间,妖妖自危。但不知为何,参与围攻落枫城的金狮山却安然无恙。

  这就让其中的诸多妖怪都升起了几分侥幸心理,甚至一些幸存的妖怪都朝此处靠拢。

  莫非,那强大修仙人把我们金狮山漏掉了。

  就在这时,一青色飞舟飞来。

  一蓝衣青年落下来。

  他一扬手,身边便围绕着四柄银色短剑,浩浩荡荡的威能冲向四方。

  他随意的行走着,身边的银色短剑电射而出,一个个妖怪捂着喉咙倒下。

  “不过是引气期的修仙人,大家上。”有妖怪看出了徐七的底细,顿时诸多妖怪一拥而上。

  可来的再多也没用,四柄符剑如同绞肉机一般,任由再多的妖怪涌上来,都被一剑封喉。

  “是他,是那修仙人,短短时间,他已经这么恐怖了。”地龙窝在一个角落里,身子不住的颤抖着。

  “要赶紧走,不能留着这了。”想起之前徐七立下的誓言,地龙脖子一缩,连道。

  就在这时,徐七眼神一闪,神念之力扫了过来。

  地龙心惊,直接往地下一钻,朝着远处逃遁而去。

  徐七一声冷哼,其中一柄银色短剑之上蓦然爆发出一股银焰,一闪而过。

  很快,这柄符剑又飞回来,上面还挑着一半人大小的地鼠。

  其余三柄符剑交错着飞出,将此处的妖怪杀的死的死,逃的逃,这才罢休。

  坐上飞舟,徐七直接飞向近水县。

  “祥叔,祥嫂,徐七给你们报仇了。”徐七站在两处垒好不久的新坟前,低声说道。

  随后,符剑飞出,一阵纵横披靡,地下的地鼠尸体被搅成无数血沫。

  徐七又拜了几拜,才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  醉天楼。

  “哈哈,这醉天酿终于有货了,前些日子一直都喝不到,可把我馋坏了。”有食客笑道。

  沈炎一身锦袍,显得愈发成熟:“喜欢喝常来,多买几坛备着也可。”

  沈炎说着,却一愣,随后快步走出,惊喜道:“小七,你回来了。”

  徐七笑着点头。

  “跟我来!”沈炎心情大好,带着徐七上楼。

  那食客揉了揉眼,这人怎么这么眼熟,像是除掉魏家的那名仙人。

  “小七,快坐,哈哈,我以为你成了仙人,都忘了我呢!”沈炎开心至极,让人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。

  徐七忙摇头:“那不能!”

  “小炎,后天我就要离开落枫城了。”徐七犹豫着,对沈炎说道。

  沈炎一愣,神色微微暗淡,随后又大笑:“伙计,取来几大坛珍藏的醉天酿。”

  “小七,你都这么大了,再喝酒你娘可不会再打你了吧。”

  徐七看着自己的这位挚友,百味杂陈,随后也笑道:“不醉不归!”

  良久,沈炎不胜酒力,昏睡过去。

  徐七神色复杂,一挥手,几样东西出现在桌子上。

  三张崭新的银剑符,一张驱邪符,还有几张祛病符以及一些延年益寿的丹药。

  “相信有了这些东西,小炎与那雪貂也能厮守到老了吧。”徐七站在飞舟上,默然看着下方的醉天楼,最后猛然一催法力,飞舟驶向远方。

  大道无情又有情,谁又说得清呢!

  第三日。

  “娘,儿子不孝,要去大苍符门修仙了。”徐七跪在徐母身前。

  徐母闻言,整个人似乎在一瞬间苍老几岁。

  徐七抬头,也是满脸泪痕。

  “我会嘱托叶城主照看你,我也会时常回来,另外,我还会带回修行法门给你,让你也修仙。”徐七一句句的说着,可越到最后就越是艰难。

  为人子女,不能侍奉左右,是为不孝。

  徐母似乎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。

  所以,她显得有些格外平静。

  “小七呀,陪娘走走吧。”徐母扶起徐七,轻声说道。

  两人便如此,走出了徐府,一路上不知道说了多少话,多是徐七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情,徐母却都清楚的记下来。

  时间一丝丝的过去,逐渐的,日落西山。

  本卷终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