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医圣小农民

第862章 丧心病狂的冯少程(第三更)

医圣小农民 丰仓 4688 2019-05-03 22:36

  第八百六十四章丧心病狂的冯少程(求订阅、打赏)

  此刻,中堂里已经闹得沸腾了,谁还有心气注意被禁足后院的冯少程会干出什么败坏门风的勾当啊。

  后院之中,冯芝芝,也就是老爷子冯屠的闺女;经过法庭指证自己亲侄子冯少宇的事件之后,本以为自己能够陪着儿子邹云朋相伴终老。

  没成想,老爷子冯屠直接派人将她找到,硬是强行将她弄回了家里,一直禁足在后院。

  霸刀死了,被冯少宇害死的,但是冯芝芝跟霸刀却有骨肉在世,而且邹云朋现在在部队里,听说过的还不错。

  而且冯芝芝也不担心冯家,会对自己儿子出手。

  因为儿子在特种队呢,那种地方,冯家还没有能耐将手伸过去。

  这也是冯芝芝能够安心的被禁足的原因。

  在黄川的那段年时间,冯芝芝碰到了一个六七岁的流浪小女孩,便收养了。这次也就顺便将她一起带回了京城,也算以后生活有个伴。

  等将来儿子在部队混出了样来,有本事了,也就可以将她从冯家接出去住了。

  冯芝芝甚至憧憬着将来能够看到儿子邹云朋娶妻生子,给他带带孩子,享受天伦之乐,这辈子也就安心了。

  但是,哪成想安逸的禁足生活并未能维持多长时间,就出现了她最为惊恐的事情。

  冯少程这犊子今日也被禁足在老宅后院,今天的冯少程相当郁闷,心里憋着一口气儿,虽然被禁足,但是想弄两瓶酒喝喝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  这犊子自个儿一个人在后院喝多了,心里还忿忿的骂着:“老东西,老不死的,我可是您亲孙子,你竟然不相信老子!”

  “迟早有一天,老子接管冯家;到时候你个老东西老的走不动了,看谁养你老!”

  “冯少宇,冯少宇都已经死了;你个老不死的怎么还念念不忘,他还能从地狱里爬出来,替你个老不死的管理冯家吗?!!”

  这犊子心里怨气大着呢,从小到大都没自己的亲弟弟压制着,本想着现在亲弟弟死了,自己也就入了老爷子的眼。

  但老爷子还是不吐口把家主继承人的位子给他。

  气得冯少程大半夜的喝得酩酊大醉,酒瓶子乱扔,东西乱砸,后院搞得乱七八杂的。

  这犊子一边吵嚷嚷着,一边手里还拎着个酒瓶,灌上一口,晃晃悠悠、东倒西歪的走到后院的门前,伸手可劲儿拍着在外面锁上的木门:“开开,给老子把门打开!老子重重有赏!”

  “少爷,您就饶过我们吧,家主说过,您禁足一月,这一个月内是不能出来的!”

  两个守卫站在门外,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。

  “开门,你们……都不听老子的是不?!信不信老子出去之后,弄死你们!”这家伙大着舌头,耍酒疯。

  甚至将手里的酒瓶都磕碎了。

  同住后院的冯芝芝领养的那个小女孩,吓得钻进冯芝芝被窝里:“妈妈,妈妈,我怕,我怕~~~”

  “乖孩子,别怕。说起来他也算是你表哥呢!”

  醉酒之人最是不能劝,冯芝芝也不敢出阁楼去劝冯少程。只能拍着小女孩的后背,温柔的安慰着她,“妈妈帮你堵住耳朵就听不到了,乖乖睡觉~~”

  但噩梦来的太快。

  只听阁楼的木楼梯伴随着踏踏的脚步声,以及冯少程醉醺醺的嚷嚷着:“冯芝芝,我的好姑姑,都是你!要不是你的指证,我弟弟不会被判死刑,我也就永远没有希望继承冯家产业!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妈了个鸡的,你个贱人,也全是因为你,给了老子希望,却让老子迟迟看不到结局!那个老不死的东西,死抓着冯家的权利不丢手。”

  这特么标准怨天尤人的行径,恶劣的很。

  这犊子一晃一晃的上了二楼阁楼,来到冯芝芝门前。

  “冯少程,你发什么酒疯,我是你姑姑,你怎么能这么口不择言!滚下去!”

  隔着门,冯芝芝就气得胸口都要炸了,吆喝娇叱出声。

  这家伙太不懂得最重长辈了。

  “骂你?!老子不止要骂你,老子还要打你个贱人呢!”

  这犊子站在门前,可劲儿的拍门,“开门,你个贱人快点开门,让老子进去!要不是你,老子也不会充满希望又满怀失望,老子不惦记家主位子,就不用被禁足。说不定老子现在就在外面花天酒地、睡嫩~~模、玩女人呢,都是你……给老子开门!”

  “你……滚下去!”

  冯芝芝听到这家伙简直不可理喻,气得都不知道说啥好了,尤其怀里的小女孩更是吓得蜷缩着,小小的身板直发抖。

  “不开门是吧,这破门也想挡住老子?!!”

  冯少程踉踉跄跄,开始一下一下的撞击木门。

  这种木门怎么能经得住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力壮的青年撞击呢。

  没几下,房门的插销就撞坏了,房门也打开了。

  这犊子本就酩酊大醉,一个没收住脚,整个人已经钻进了房间里,一下子扑倒在地板上,脸上都蹭出血了。

  但是酒精的麻~痹作用,冯少程根本就觉不着疼痛,挣扎着起身,伸出胳膊指着床上色色发抖母女俩,“冯芝芝,你个贱人给老子起来,咱们好好理论理论,是不是因为你的出现,老子的生活才变得如此糟糕的~~~”

  “自己不努力、不争气,反倒怨天尤人,冯少程,你够了!赶紧滚出去!”

  冯芝芝气恼的娇叱着,“再不滚出去,我要喊人了!!”

  “喊,你喊啊。你以为那老不死的会心疼你?!”

  冯少程跌跌撞撞的往窗前走去,抬手指着床上的冯芝芝,带血的脸上满是狰狞,“自打十八年前,你离家出走,跟了那个小混混起。那老不死的已经不再忍你这个女儿了!!嘿,真以为他把你找来,是关心你啊!放屁,放他娘的臭狗屁!”

  “那老不死的除了他自己,他谁也不疼、谁也不爱!”

  冯少程几乎发疯似的,上前一把掐住了冯芝芝的脖子,“老不死的派人把你抓回来,只是不想你在外面继续败坏了冯家的名声罢了!就算你死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的!呸!贱货!”

  心智失衡的冯少程有些丧心病狂,张口朝着自己姑姑脸上吐了口唾沫,语言也极尽羞辱。

  “放……放开我,你个逆子,放开我!!”

  冯芝芝脸上露出一抹恐惧和恼怒,伸手可劲儿去掰冯少程掐着她脖颈的手,可她哪里有一个大男人的力气大啊,更何况还是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。

  气恼无比的冯芝芝抬手就朝着冯少程脸上抽了一巴掌:“畜生,松手啊你!!”

  本以为这一巴掌能把冯少程给打醒,却没成想,更加激怒了冯少程:“贱人,你他妈敢打我,你他妈有个屁的资格打我,老子弄死你~~”

  这犊子“啪啪”几巴掌就摔在冯芝芝脸上,立时冯芝芝嘴角溢血,头发凌乱,连领口也散乱开来,露出雪白的一片。

  冯少程酒精作用,看到那片诱人风景,立时眼冒绿光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