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猎户出山

第839章 傻逼才不怕死

猎户出山 阳子下 6086 2019-06-09 21:21

  纳兰子冉关上办公室门,脸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左丘点燃一根烟,问道:“子冉,什么事情这么高兴”?

  纳兰子冉仰躺在沙发上,“好消息,爷爷派庞胜义到东海收集陆山民的信息,被陆山民给杀了”。

  左丘眉头微微一皱,“纳兰家损失一员大将,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”。

  纳兰子冉向左丘要了一根烟,笑道:“丘师兄有所不知,据可靠消息,庞胜义是被子建出卖,才落入了陆山民的埋伏之中”。

  说着呵呵一笑,“这一次子建纵使是孙猴子也翻不了身,我终于没有后顾之忧了”。

  左丘怔怔的看着纳兰子冉,故作惊讶的说道:“纳兰子建疯了吗,竟会干出这样的事情”。

  纳兰子冉神色渐渐变得严肃,“所以说纳兰家不能让子建掌权,以他时不时发神经乱来的作态,早晚会把纳兰家拖入无尽深渊”。

  说着又叹了口气,脸上瞬间布满担忧。“爷爷这一次被气得不轻,听说都气得吐了血”。

  “子建真是太不孝了,枉爷爷那么疼爱他,爷爷都九十多了,还能活多久,这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就是纳兰家的罪人”。

  左丘低头不语,眉头紧锁。

  纳兰子冉眯着眼睛看着左丘,“丘师兄,你怎么了”?

  左丘深吸一口气,“子冉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。纳兰家大部分人是支持子建上位的,你之所以能够上位全靠老爷子力排众议,现在你的根基并不稳,要是这个时候老爷子出了事、、、”。

  纳兰子冉眼中的笑意凝固住了,刚才只顾兴奋,竟忘了这一层,纳兰子建勾结陆山民杀庞胜义的事情也就纳兰家几个核心人物知道,家族的其他人和其他大股东是不知道的,这种家丑也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。在他们心里,依然是支持着纳兰子建,老爷子再活几年还没什么问题,要是突然去了,他的位置并不见得坐得稳。

  “要不我们把子建的事情公布出去”?

  左丘摇了摇头,“别说老爷子不让这种事情传出去,就算让你传出去又如何,证据呢?没有证据反倒让人觉得你没有容人之量,说你故意栽赃嫁祸排除异己,战端一开,胜负难料”。

  纳兰子冉倒吸一口凉气,“丘师兄,那该如何是好”。

  左丘眼睛突然睁大,沉声说道:“子冉,恐怕我们得改变策略了”。

  “什么策略”?纳兰子冉赶紧问道。

  “你马上回沈阳,守在老爷子身边”。

  “那这里怎么办”?

  “这里不用管,记住,一定要在老爷子咽气前坐上纳兰振山的位置,否则迟则生变”。

  ..........

  ..........

  “老神棍,我什么时候能踏入易髓境后期后阶”?

  “你以前相当于身怀宝藏不知道该怎么花,这几年之所以进步这么快除了天赋异禀之外,更多是得益于二十几年的积蓄,现在积蓄

  花光了,想再进一步就难了”。

  道一摸着胡须沉吟了片刻,“理论上如果快的话,十年吧”。

  陆山民眉头微皱,道一这番话不说他自己也能感觉得到,之所以问,是想得到个确切的答案。

  “那搬山境后期后阶呢”?

  “不管是外家还是内家,到了后面都和心境关系很大,理论上突破了易髓境后期后阶的时候,搬山境后期后阶也没什么问题”。

  “老神棍,海东青和小妮子都已经踏入易髓境后期后阶了,我和她们差距真有这么大”。

  道一翻了白眼,“没听说过人比人气死人这句话吗”?

  说着顿了顿,“你也别太灰心,虽然理论上如此,但奇迹之所以是奇迹,就在于能打破传统理论”。

  陆山民淡淡道:“这一路走来我的运气一直很好,哪有运气一直好的道理”。

  道一嘿嘿一笑,“哪有什么好运气,人的潜能是无限的,你这样天天处在生死边缘的人比常人多了何止一倍的磨砺机会,只要不死,奇迹的出现就是必然”。

  陆山民没有过多的失望,问道:“你觉得我现在的实力遇上易髓境后期巅峰有几成胜算”。

  道一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陆山民,“你还想要胜算,不要以为这次杀了个庞胜义就牛逼了,这次要不是小妮子打了个措手不及,你已经死了。”

  陆山民叹了口气,“还是差一点点啊”。

  “经过贫道这两个多月的指点,你现在算是彻底巩固了境界,将内气完全灌入肌肉爆发力中大概能坚持一刻钟左右,在这一刻钟时间里,你能勉强抵抗得住易髓境后期巅峰或者是搬山境后期巅峰,所以以后遇到后期巅峰的高手,还是抓紧时间跑吧,否则过了这个时间,你跑都跑不了”。

  道一接着说道:“也差不多了,你现在的实力,只要不在郊外落单,不陷入对方提前预设的埋伏之中,自己小心一点,还是足够自保的了”。

  陆山民点了点头,“平阳县虽然是个小县城,在城里应该足够自保了”。

  道一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,“不打算带小妮子一起去”?

  陆山民摇了摇头,“影子和另外一方势力虽然现在不太可能对我们下手,但世事变幻无常,要是事态突然有变,我担心你一个人在东海照看不过来”。

  道一皱了皱眉,“东海也有他们的人”?

  陆山民点了点头,“一个像影子一样无影无形,一个比影子藏得更深,我这颗棋子的大本营怎么可能没有眼睛盯着”。

  道一沉默不语,良久之后说道:“金家也是前清时期的大族,当年的势力并不见得比纳兰家弱,虽然没落了,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隐姓埋名这么多年,你突然找上门去,我劝你还是小心点”。

  陆山民呵呵一笑,“放心吧,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吗,别忘了我除了是顶尖高手之外,还是个嗅觉灵敏的猎人,从来都是我打猎,想捕猎我没那么容易”。

  道一瘪了瘪嘴,“在贫道面前自称顶尖高手,你还真是不要脸”

  。

  “什么时候走”?

  “明天吧,这段时间要不是跟着你巩固境界,早去了”。

  “不去拜访一下阚吉林和叶以琛”。

  陆山民皱了皱眉,“你对阚吉林有什么看法”?

  道一瘪了瘪嘴,“贫道向来不去想世俗中的无聊事情”。

  陆山民笑了笑,“当初在直港大道他就来找过我,当时我就很不解他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盯上我,虽然他做了解释,但也只能骗骗当年的我。后来蒋琬的出现也很突兀,想想也不应该是偶然,事出反常必有妖”。

  “你怀疑他是影子”?

  陆山民皱着眉头想了想,“谁知道呢,或许是影子,或许是另外想找影子的势力。现在我是草木皆兵,除了集团的老人,看谁都像影子”。

  “所以,现在还是不去拜访他的好”。

  说着顿了顿,“至于叶以琛,因为叶梓萱的事情,他对我一直怀有敌意,就更不用去找脸色看了。左丘传来消息说叶以琛当年因为他的婚姻问题和纳兰家结下梁子,想来这才是他上次出手的原因。有这个基础,只要阮玉他们负责和他联络就足够了,我去了反而弄巧成拙”。

  道一点了点头,“说到这个叶梓萱,小妮子对她的印象不错”。

  陆山民看了一眼道一,皱了皱眉,没再说话。

  道一淡淡道:“这事儿与小狗无关,早在小狗在我们面前说叶梓萱好话之前,小妮子就认识了叶梓萱”。

  陆山民笑了笑,转身说道:“老神棍,没事的时候多和小妮子谈谈心,她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孩儿,一辈子没见过几个男人,一天到晚能看到的也就只有我”。

  道一眉头紧锁,“你看出来”?

  “我又不傻”。

  道一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造孽啊”。

  陆山民脸上带着淡淡的歉意,说道:“你也别太担心,小妮子只是感情经历太少,把某些感情弄混了,等她再大一点就明白了”。

  道一拍了拍额头,“有些事情跟年龄大小没关系,贫道八十好几了,也没拎清楚”。

  陆山民呵呵一笑,“小妮子不一样,她比你聪明”。

  道一不服气的吹了吹胡子,憋了半天,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反驳。

  “他娘的,你和陆老头儿一样,骂人都让人无法反驳”。

  说着跺了跺脚,脸上泛起一丝担忧,“其实你没必要亲自去”。

  陆山民摇了摇头,“亲自去才能显得有诚意,更何况我这颗棋子呆在老窝不动,这盘棋什么时候才能下完呢”。

  说着望向楼下来往的车流,“只有我动起来,他们才能动起来”。

  “你真不怕死”?

  陆山民眉头微皱,“只有傻逼才不怕死,但相比于死,我更不想头顶一直罩着一片乌云,爷爷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求得‘心安’,以前我不太明白,渐渐的有些明白,现在,是深有体会,我想纳兰子建也特别讨厌这种心不安的感觉”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