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神医弃女:邪王嗜宠小狂妃

第662章 落剑毫不犹豫

  南宫辰薄唇轻抿,手中执着的是名剑冰霁,剑身散发着幽光,伴随着丝丝唳鸣在这殿中响起。

  南宫辰修长的眸眼微抬,倾刻便与舒暮云的清丽的眸眼对上,他敛下眸中的戾气,一抹柔情眏出,其间,夹带的是万千不明的情绪。

  从南宫辰出来的那一刻,舒暮云的心便开始‘怦怦怦’的跳个不停,她想要将这股不明的心悸压下,可却毫无作用!

  她袖中的拳头越蜷越紧,最终,敛下心中的思绪,朱唇轻启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南宫辰手中冰霁未曾入鞘,上前一步:“来求你原谅。”沉磁的声音透着一抹坚定,柔和的眼神,像是触碰到舒暮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!

  她不想去面对,微微垂下眸子:“我们之间,早就结束了,不是吗?”声音平淡,听不出是喜是怒,是哀是悲。

 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,南宫辰的心猛地痛了一下,他宁愿舒暮云恨他怒他,也不愿意见到她这样平淡无奇的模样!

  南宫辰目不转睛的看着舒暮云,眸中充斥的是迫切与悔恨,忽而缓缓单膝而跪,对舒暮云说道:“我已经不再是大乾的皇帝,我如今,已经一无所有,暮云,我想用我这一生,来弥补我曾经对你做过的错事,那怕只有一丝一毫也可以,这是我最后的请求,可以吗?”

  此话一出,舒暮云心底猛地颤抖了一下,南宫辰,放弃了皇位?

  突然之间,她的脑袋出现了瞬间的空白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,不敢相信的看着殿下的南宫辰,眉间,是挣扎,是不解,可随及,她又抿紧了双唇,别过脸:“不管你做什么,都已经跟我没关系了。”

  袖中,是她蜷紧的拳头,极力的告诫着自己,一切……都已经回不去了。

  舒暮云模样,让南宫辰心中更加刺痛,咽下喉中一抹哽咽,抿唇:“离开你之后,我每日睁眼闭眼,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你的模样,那时我便明白,浮生无你,也只不过是虚度。”

  说着,他缓缓举起手中的冰霁,寒光微扫,剑尖直抵自己的胸口。

  舒暮云心脏一惊:“南宫辰你想干什么!”

  话语刚落,便见南宫辰看着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决绝,“嗤”的一声利剑没入血肉的声音,让舒暮云惊慌的叫了起来:“南宫辰!”

  南宫辰这一剑,完全没有犹豫的意思,正中自己的心脏,丝毫没给自己留下余地,鲜血,瞬间顺着冰白的长剑溢流而出!

  为了挽回舒暮云,他不敢有半点迟疑,为了让舒暮云原谅,他不敢有丝毫侥幸,如果不成……如果不成……他唯有身死黄泉!

  他会在奈落桥上,一直等一直等,等舒暮云出现的那一刻。

  “南宫辰!”眼见南宫辰看着她的长眸越渐涣散,却还是倔强的看着她,像是希望从她眼里看到什么不一样的情绪一般,硬是不让自己倒下,那一刻,就算舒暮云的心再硬,也已经坚持不下去了!

  下一刻,她便想要迈步冲上去!

  却被上官温辞叫住:“妹妹……”

  这一声‘妹妹’,让舒暮云的脚步生生一顿,眼泪,瞬间夺眶而出,那刺在南宫辰心脏上的长剑,在她看来是多么的刺眼,她是医者,她一眼就看出南宫辰根本没给自己留下活路!

  心脏,袭上一股窒息,神经在这一刻紧绷,似乎只要一松下来,她随时都能晕过去一般!

  然而上官温辞只唤了一声,便被上官温瑎抬手止下,上官温辞眉头登时拧紧:“哥哥!”

  上官温辞心里着急,可却说不出什么话来,他想阻止,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来阻止!

  难道,他的妹妹,又要回到那虎口狼穴之中去吗?

  舒暮云看着眉眼严肃的上官温瑎,泪眼婆娑,像止不住一般源源不断,喉中像被什么堵住一般,艰难的吐出一句:“对不起……哥哥……我……”我还是想到他那里去,还是想回到他身边,想要陪着他……

  可是后面的话,却已经说不出口,无言的难受与刺痛,占据了她的每一根神经,眼神近乎乞求!

  上官温瑎看了一眼跪在殿前的南宫辰,只见他像是坚持不住了一般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猛地一踉跄,一只手狠狠的撑着地面,脸色在瞬间变得煞白,额头因隐忍而冒出了密汗。

  他咬牙,再次看向舒暮云,最终,紧了紧袖中的拳头,眸中忽而映出一抹柔怜:“去吧。”

  只简简单单两个字,却让舒暮云的泪水来得更加汹涌,为什么?为什么要那么纵容她?她明明那么任性,为什么哥哥还能这样温柔的对她?

  然而现在,她已经不想顾及那么多,得到上官温瑎允许的那一刻,舒暮云泪眼着急的看着南宫辰,在迈步冲下去的那一刻,伸手便摘下发间的金钗,金钗顺着舒暮云的身影落于红毯之上,没有一丝声音。

  此举,就像是对上官温瑎与上官温辞的歉意一般,想要抛去南骏的一切,不想再让她的两位哥哥操心。

  大红的霓裳衣徐徐拖地,散发着灼灼之辉,却不知为何在这刹那间染上了一抹悲意,在看到舒暮云冲下来的那一刻,南宫辰终于坚持不住,直直的朝地面栽去!

  身体落地的那一瞬间,舒暮云的玉手及时将他的身体抱住:“南宫辰!南宫辰你坚持住!南宫辰!”

  感觉到那一抹柔软,南宫辰已经溢了血迹的唇角微微勾起,他已经许久……不曾有过这样的温存了,这一刻,他心下无比满足!

  舒暮云的叫声,在他听来就像天外来音,清晰的响彻在耳边,同时又模模糊糊的抓它不住。

  “暮云……”南宫辰努力的睁开眼,就见舒暮云已经执起长针,在他胸口周围的穴道落下,眸眼之中尽是慌乱,这一刻,他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舒暮云的心里,始终有他!

  “暮云……”他从怀里缓缓拿出一纸誓言,塞到舒暮云还执着长针的手中,最终紧紧的握着她的玉手,像是呢喃般的轻喃道:“暮云……对不起……曾经我答应过的,没有做到……如今……你能原谅我吗?”

  “别说话了!南宫辰你不要说话了!”舒暮云慌乱的连连摇头,双手不停的颤抖着:“你先放手,我来救你,有我在,你不会死的!”

  然而南宫辰却紧紧的抓着舒暮云的手,他也怕啊!他这一剑,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活路,他怕下一刻,他的心脏就会停止跳动,如果不说,他怕自己再没机会说了!

  “五……五万赤龙军的兵符……就在听风手里,我交待过,兵符……会由他交给你,还……还有……墨福有一本暗帐……那暗帐上的所有东西……都是我……留给女儿的,还有安王府的暗卫营……都……都交给你们……”

  像是交待后事一般,南宫辰断断续续说着,语气却格外的平静,他的眼睛,始终没有从舒暮云脸上离开过!

  他也想再多说一些,这些天,他想了许久许久,话也有许久许久,可时间已经不允许,不允许他那么啰嗦!

  从来不曾想过,一向惜字如金的他,会有那么多话,想要对舒暮云倾诉!

  舒暮云泪如泉涌,这一切,他都安排好了,不管是她,还是女儿,他都安排好了,可是他呢?

  舒暮云忍不住骂了一声:“南宫辰!你自私!”泪水婆娑,责骂之间,更多的是痛苦:“你以死相逼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原谅?你有什么资格当女儿的父亲?除非你活着,否则就算你死了,我也不会原谅你的,今世债,今世偿,南宫辰,你听到没有!”

  她知道,她一直都知道,她的心里一直有他,她放不下他,他们之间完全不需要走到这一步!

  今世债,今世偿,这满怀怨恨的话,在南宫辰听来,却像不可多得的情话。

  他曾经也想过,带她走遍山河戎马,可如今的他只能祈祷,祈祷来世再让他遇见她,他会拒喝孟婆汤,只求能认得她的模样,再给她一世荣华,一世安稳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