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国医狂妃:邪王霸宠腹黑妃

第1364章 【魔域之咒】玄冥粉身碎骨了?

  第1364章【魔域之咒】玄冥粉身碎骨了?

  迷渊可怜无助的望着洛神花,少主的表情太骇人,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投身大海中。

  船夫这时候笑起来,“这才刚出发,你们就损兵折将丢了两个人。我看呀这趟旅途可能走不了多远,你们就会全军覆没。”

  洛神花恶狠狠的望着船夫,“闭嘴。”

  船夫却邪恶一笑,闭嘴不言。

  这时候竹筏又从空中飘落到水面上,侍卫们吁了口气,松开了彼此牵着的手。

  洛神花看到他的侍卫那没出息的模样,眼底闪现出一抹绝望。为什么玄冥和清芷遇到的奴仆都是忠心耿耿,诙谐幽默,法力高深的剑使,而他身边的人一个个不是懦夫胆小鬼就是闷骚无语男?

  忽然,前方大海出现一道月白色亮光,波光粼粼的海面涌起暗浪。

 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,洛神花看到船夫的嘴巴急切的一张一合似乎在诉说什么,他的侍卫们脸上的表情忽然定格在某一瞬间,竹蒿也渐渐的失去方向倒在大海里。

  洛神花警觉的望着前方那暗涌,一定是它影响周围的磁场,让人的行为,船只的航线发生了异常。

  忽然,暗涌里忽然变得深黑起来,好像有什么黑色的东西逐渐扩大化。然后,暗涌潮动的海面忽然静止下来,那团深黑慢慢的钻出水面。

  洛神花看到那随着黑色的东西牵引出水面,丝丝缕缕的发丝在水里飘摇。

  那是个人?

  洛神花一瞬不瞬的瞪着它,当它钻出水面时,洛神花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一般。

  那忽然之间被海风吹干的长发,如墨一般黑,如锦缎一般亮,长长的发丝随风飞舞,邪魅无疆。

  可是它的脸……

  洛神花咽了咽口水,没有脸,只是一个骷髅头。

  然而他的骷髅头上,额际的位置却有一个窟窿,窟窿的形状和记忆中那块墨绿色宝玉如出一辙。

  “玄冥?”

  洛神花的嘴巴颤了颤,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。

  这时候,竹筏摇晃起来,洛神花怔怔的望着前方的带着发丝的骷髅头,想也不想径直跳进了水里。

  侍卫们见魔帝都跳进了水里,立刻跟着跳了去。

  这时候,风停了,水面忽然静止下来。

  船夫僵凝的表情开始生动起来,他疑惑的望着空空的竹筏,自言自语道,“这就没人了?传说法力无疆的魔帝也不怎么样吗?”

  然后纳闷的目光瞥向那渐渐消失在海平面的骷髅头,“这是什么东西?航行日记里可没有提到这个啊?”

  洛神花潜入海里,他只有一个信念,追逐那个骷髅头而去。

  他拼命的游啊游,可是那骷髅头却很快消失在他的视野里。洛神花疯了似得吼起来,“玄冥?玄冥?你他妈给我站住?”

  娜丽丝和迷渊听到洛神花声嘶力竭的咆哮声,他们朝着洛神花游来,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们终于凭借着洛神花的声音找到了他。可是当娜丽丝看到洛神花那痛心疾首的表情,那急切又绝望的表情,娜丽丝看呆了。

  这个叫玄冥的人,他是谁?

  “花花,跟我上去。”娜丽丝游过来紧紧的抱着发狂般的洛神花。

  “玄冥――”洛神花嘶哑的声音在大海里震荡着。

  娜丽丝命令迷渊和侍卫们,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他拉上去。”

  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把洛神花拖到岸上。

  这是一座孤岛,然而树林苍翠,也点缀着枯藤老树昏鸦的萧瑟。

  洛神花失魂落魄的坐在草地上,目光发直的望着大海中心。

  他确定,非常确定,刚才的骷髅头是玄冥的。

  他记得,他拥着玄冥的灵棺从小天洲坠落,他失去了许多法力,而圆寂后的玄冥无法力护体,岂不是粉身碎骨。

  只要想到他没有护佑好清芷最心爱的男人,洛神花心里就一阵发酸。他感到无比自责。

  所以他一定要想法设法,不余遗力的将完整的玄冥找回来。

  娜丽丝吩咐迷渊他们去寻找可以住宿的地方,顺便寻找一些可以食用的野果。而她自己则安静的坐在洛神花面前,静静的陪着他。

  许久后,娜丽丝问,“玄冥是谁?”

  “是我的责任和道义。”洛神花道。

  娜丽丝很意外,不过心底那份压抑却慢慢淡化。只是责任和道义,与爱无关,对娜丽丝而言就是最庆幸的事情。

  娜丽丝将洛神花拉起来,“我陪你,去完成你的责任和道义。不过,现在你得打起精神来,这么颓废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

  洛神花被娜丽丝的话感染了,是啊,就算要找玄冥,也该精神饱满,神采飞扬的去找他,免得见到他后被他笑话。他那张毒舌可是从来都没有让他好过过。

  迷渊和四个侍卫搭建了几间木屋,洛神花一间,娜丽丝一间。侍卫和迷渊一间。

  可是娜丽丝看到三间木屋后,却改变了分配内容,“我和魔帝一间,你们四个一间,迷渊单独一间。”

  洛神花将手从娜丽丝的臂弯里抽出来,来到迷渊面前,道,“我和迷渊一间。你一间,他们四个一间。”

  娜丽丝嘟着嘴,不满的哼唧道,“我不要一个人睡,我怕老鼠。”

  洛神花揶揄娜丽丝道,“老鼠怕你还差不多。你不是猫精吗?”

  娜丽丝冷哼一声,被魔帝赤果果的嫌弃了,心情极度不爽。

  晚上,洛神花一个人躺在诺大的木床上。迷渊借口怕打扰主子休息。还是跑到侍卫们的房间里去了。

  毕竟和洛神花共处一室,压力好大。

  洛神花双臂枕着后脑。瞌睡全无。他反复回忆着那天他从小天洲坠落后发生的事情。可是除了他清醒后的事情,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  他清醒过来,就被大祭司接回了魔域。

  他旁敲侧击的问过大祭祀许多次,他究竟落在什么地方了?与他一起下来的是不是还有一个长得非常妖孽的大神?

  可是每次祭祀都会含糊不清的蒙混他,一会说他们见到他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。可一会儿又说他身边还有一件稀有的怪诞宝贝,可是宝贝在哪儿,他又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